• <menu id="keoga"></menu>
    現在位置:主頁 > 數碼 > 蘋果IDFA新政背后的“司馬昭之心”

    蘋果IDFA新政背后的“司馬昭之心”

    作者:編輯 ? 時間:2021-04-30 ? 瀏覽:人次

    作者:菊子夜、高清(系法律工作者)

    4月27日,iOS14.5正式版上線,蘋果聲稱,新版本的iOS系統進一步加強了對用戶隱私的保護,蘋果手機上的APP及運營商要想訪問用戶手機上的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時,需要明確向消費者彈窗示意并請求許可,否則開發者所獲得的將只有一串無效0值。如果用戶選擇禁止信息跟蹤,那么運營商就無法獲得這臺手機的IDFA。針對此次更新,有網友聲稱,“這是隱私保護的進步,應該支持”;也有網友指出蘋果自身此前就曾引發隱私危機,如今卻“搖身一變,變成了好人”。

    蘋果真如用戶所愿,是捍衛隱私的“好人”嗎?對于互聯網行業而言,數據就是“石油”,而蘋果坐擁操作系統底層優勢,能夠實現數據資源的原始積累,甚至擁有重塑行業規則的能力。在過去,由于蘋果對外宣傳其重視隱私,部分用戶也樂于接受蘋果帶給人們的個性化體驗。但如今,面對硬件收入整體增速的減緩,蘋果或試圖通過其優勢地位,利用用戶數據在互聯網廣告市場分得一杯羹。

    一、蘋果在炫耀什么?

    (一)“保護隱私”,蘋果廣而告之

    打開蘋果官網,點擊“隱私”,可以看到蘋果用一整個頁面詳細介紹了其在隱私方面做出的“貢獻”。事實上,每年蘋果都會通過發布會等各種方式向媒體和民眾宣稱其在隱私方面作出的努力,包括在大城市設立“蘋果保護隱私”的廣告牌。

    同時,蘋果還屢次將“完備的隱私保護”作為其產品賣點之一。本次蘋果更新iOS14.5也不例外。自去年秋季發布會起,蘋果陸續通過大量的廣告宣傳其新政策,稱用戶可以通過設置查看已授予跟蹤權限的App,且用戶可以隨時更改設置,禁止App以后再提出跟蹤請求。

    保護用戶隱私本是理所應當,但蘋果卻屢次玩弄文字游戲。在尚未完全了解數據流通的實際情況下,部分用戶可能會因此被蘋果廣泛的宣傳誤導。蘋果真如其宣傳所說,是捍衛消費者隱私的斗士嗎?

    (二)曾經的隱私侵權行為,蘋果避而不談

    事實上,蘋果在過去多次被曝出存在隱私侵權行為,iOS系統也并不如其所說的那么可靠。早在2014年,iOS系統就曾因“追蹤用戶”而被央視報道。作為蘋果公司的重要語音工具,Siri也曾多次被爆涉嫌泄露用戶隱私。2019年8月,蘋果因允許承包商通過Siri聽取用戶的錄音,而遭遇消費者的集體訴訟,該案消費者指出,Siri在未經用戶同意的情況下私自記錄其對話。英國《衛報》也曾報道,據蘋果Siri團隊承包商透露,Siri會通過人為方式,定期聽取機密醫療信息、毒品交易、性行為以及其他私人信息。蘋果公司稱,這是為了提高Siri的精準性,使Siri能夠更好為用戶服務。向《衛報》分享消息的蘋果承包商提到:“在那里工作的人沒有太多的審查,我們可以自由查看的數據量似乎相當廣泛。識別你正在聽的人并不難,特別是意外被激活的情況下,可以發現地址、名稱等信息?!?/p>

    去年12月,央視財經頻道就蘋果數據泄露事件進行了報道,據稱蘋果設備存在重大漏洞。黑客通過蘋果AWDL網絡協議無需接觸手機就可以獲取用戶信息,甚至可進行監視和監聽。對于其自身的數據泄露問題,蘋果未置可否,自發現漏洞到修復漏洞的整個過程中,蘋果都未曾主動向用戶說明情況。直至安全隱患被曝光,消費者才知曉自己曾經陷入過這樣的安全風險中。蘋果對其設備的數據漏洞、后門等安全問題置若罔聞,而其給出的保護隱私方案僅僅是把其他互聯網公司排除在門外,卻無法解決真正的隱私泄露問題。

    蘋果對自身的隱私泄露問題避而不談,反其道用“隱私保護”當做自己的宣傳工具,是否合適?盡管有評論聲稱,蘋果的數據泄露問題是大數據時代下的無奈之舉,但也無法抹去蘋果公司自身隱私保護不足這一事實。蘋果公司一邊以更高的標準要求開發者,另一邊卻沒能解決好自身的隱私保護問題,我們難以確定,蘋果公司是否在拉隱私保護作為自己的“遮羞布”,“保護隱私”的口號是否僅是蘋果的一種營銷手段?

    二、蘋果“跟蹤”用戶,意欲何為?

    (一)明顯帶有偏向性的“跟蹤”

    據蘋果《用戶隱私和數據使用》規定,從iOS 14.5開始,App需要通過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以下簡稱“ATT”)框架征得用戶許可,然后才能跟蹤用戶或訪問其設備的廣告標識符,蘋果在《用戶隱私和數據使用》中設置了“跟蹤”與“反對跟蹤”兩按鈕,用戶必須通過按鈕選擇是否同意App使用IDFA。

    這看似是對用戶的利好措施,但實際上卻包含蘋果公司的故意導向。蘋果《用戶隱私和數據使用》把Track翻譯為“跟蹤”。然而,在中文語境下,“跟蹤”意指緊緊跟在后面(追趕、監視),屬于帶有貶義色彩的詞匯。而ATT框架的彈窗文案又未充分說明收集使用用戶數據的目的、方式和范圍。

    我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明確規定,經營者應當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應當公開其收集、使用規則。我國《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認定方法》同樣規定,收集使用信息的規則晦澀難懂、冗長繁瑣,用戶難以理解,如使用大量專業術語等,可以被認定為App違法違規收集信息的情況之一。

    另外,蘋果公司的ATT彈窗文案模糊、不具體,在使用“跟蹤”這一帶有明顯偏見詞匯的情況下,用戶難以準確理解蘋果公司傳達的信息,更難以作出符合自身心理預期的選擇。蘋果公司在彈窗中刻意使用帶有貶義性、偏向性的詞匯,存在誘導用戶選擇的嫌疑。

    (二)行業巨頭蘋果的“一手好牌”

    盡管蘋果一直表現出其對于數據和隱私的保護態度,但其瞄準精準廣告的意圖卻路人皆知。隨著硬件收入增速的減緩,蘋果急需新的商業增長點,而互聯網廣告便是一個很好的切入口。從與谷歌競爭AdMob業務到自建iAd移動廣告業務,再到扶持App Store的搜索廣告業務,蘋果對于廣告業務的嘗試一直存在,而據行業估計,蘋果目前每年從App Store的搜索廣告中賺取約20億美元,利潤率高達80。并且,據最新報道,蘋果還將于今年4月底在App Store搜索頁面的“為你推薦”板塊增加第二個廣告位,使得廣告主可全網推廣其應用程序而不僅局限于特定搜索。

    蘋果通過ATT彈窗阻攔其他App獲取IDFA進行定向廣告,但其自身卻不受此限制。蘋果《隱私政策》表明,其收集的用戶個人數據包括設備信息,即可用于識別用戶設備的數據如設備序列號、IMEI或MEID或與用戶設備有關的信息(如瀏覽器類型)。此外,蘋果會將用戶的設備數據用于為Apple服務提供支持(如產品或服務的個性化或改進、數據分析等),Apple還可將收集的個人數據與Apple的服務提供商、合作伙伴進行共享。

    蘋果此舉將使得其對設備標識符和IDFA的讀取更具價值,雖然蘋果也提出SKAdNetWork2.0方案給廣告行業使用,但更為精準的識別信息將僅由蘋果公司擁有,其可借此打壓廣告業務市場的諸多競爭對手,消除自身廣告業務面臨的多重障礙,并重拾其決定一款APP受歡迎程度的控制權。

    這意味著蘋果將在移動廣告市場獲得無可替代的商業增長點以及得天獨厚的優勢。這也再次印證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曾直言蘋果更改IDFA時的觀點:“蘋果可能會說,他們這么做是為了幫助人們,但這些舉措顯然符合他們的競爭利益?!?/p>

    另一方面,中國廣告協會為平衡互聯網廣告行業發展與用戶數據保護,推出了互聯網廣告標識CAID方案(CAA Advertising ID),在保證CAID可開關、可重置、可更新、可保密、可匿名的情況下,采集設備非隱私參數標識設備,以便定向廣告模式得以延續。而蘋果公司卻忽視用戶意愿,徑行對使用CAID的APP開發者進行警告,這意味著IDFA政策更改后行業將無替代措施可用,這或許會改變“免費服務+廣告”的互聯網商業模式,導致APP被迫使用訂閱服務或其他應用內支付服務來創收,而蘋果公司將在疲軟的硬件收入之外獲得更多的付費分成,可謂一舉兩得。

    三、蘋果“獨吞”用戶數據,對中國用戶是好事嗎?

    在蘋果欲蓋彌彰的舉措下,中國用戶應該支持此次“隱私保護”嗎?面對蘋果對其IDFA新政及ATT框架的宣傳,有網友嘲諷蘋果是“捍衛隱私的偽善者”,網友還指出““蘋果廣告還不是一樣多?”,更別提App Store里一些小App的各種違法廣告了”。

    實際上,IDFA新政及ATT框架不僅不能減少廣告投放量,而且還會增加廣告的無效性。今后,消費者面對的可能就是自己毫無興趣的無用廣告了。

    IDFA新政不僅動搖了商業模式,更加重了用戶負擔。如前所述,在蘋果強行推行其IDFA新政及ATT框架后,iOS生態下的互聯網企業無法繼續“免費服務+廣告”的商業模式。為保障企業的生存,互聯網企業只能通過收費覆蓋成本,而最終成本將轉嫁至消費者身上,消費者不僅沒能如愿減少看到的廣告數量,在面對更多、更雜亂無章的廣告推送之外,還會為使用APP付出更多的費用。

    誠然,目前相當一部分社會公眾尚不理解定向廣告的產業模式和技術原理,而蘋果公司帶有偏見和歧視的宣傳,更易引發社會公眾對數字廣告定向模式的誤解和偏見。實際上,定向精準廣告使用匿名化與去標識化的非個人信息,并不會針對具體的個人信息主體,其實質是“區分但不識別”。

    在中美貿易爭端的大背景下,發達國家屢屢對中國數字產業發起針對性措施,我國也積極出臺了相應政策與法案,希望借此實現數據主權、技術主權、數字主權等理念,推動數字產業發展。倘若任由巨頭蘋果公司通過其底層優勢獨占我國用戶數據,可能將引發數據主權等問題。蘋果公司用戶隱私保護的“司馬昭之心”應當認真審視了。

    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http://www.jcblas.com/a/shuma/2021/0430/65720.html上一篇:上一篇:行業一流硬件加持,傳承速度美學,iQOO 7當之無愧為最強性能旗艦
    下一篇:下一篇:沒有了
    女人ZOZOZO禽交高潮喷水
  • <menu id="keoga"></menu>